顾城骁本来就在用眼神求助林浅,这一听,直接开口了,他低声说道:“浅浅,该你出手了。”

林浅一斜眼,低声回他,“人家报恩来的,我怎么出手?”

十年之前,顾城骁才二十多岁,按照现在的颜值状况,当年可以说逆天了,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对他有仰慕之情,并且念念不忘至今,一点都不奇怪。

方悠悠又说:“但是你可能不知道,因为那面锦旗后来被退回来了,他们对我们说,你们单位不收。我一直都记着你的样子,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还能再遇到你。”

顾城骁无奈地叹了口气,非常不情愿地开口道:“方老师,你认错人了,我没在游泳馆救过人。”

“不会,我不会认错的,你肯定忘记了。”

顾城骁为难极了,依稀是有点印象,当时小姑娘正在学游泳,趁着休息的间隙一个人默默地练习,当时教练带了很多小朋友,一时间没注意到她。

顾城骁看到的时候,小姑娘已经扑腾到泳池中间去了,他想都没想就跳进去救人了,救上来的时候小姑娘已经昏迷过去,他还给她做了人工呼吸。

人工呼吸?可千万不能让林浅知道。

“你还给我做过人工呼吸,你仔细想想?”

“……”

林浅斜着眼瞪他,脸色又沉了下来。

见顾城骁没有任何的回应,方悠悠继续提醒他,“我当时穿了一件黄色的泳衣,跟其他小朋友都不一样,您还说我像一只可爱的小黄鸭。”

“……”

顾城骁和林浅的脸都已经铁青了,反而是南南,一听像小黄鸭就乐了,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,“悠悠老师你像小黄鸭吗?哈哈哈哈,小黄鸭好可爱的,悠悠老师,你是人,怎么会像鸭子呢?太好笑了。”

北北则是一脸不苟言笑的表情,他上前扯了扯妹妹的衣角,悄悄地告诉妹妹,“别笑了,不好笑。”

南南的笑声戛然而止,回头看看妈妈,再看看爸爸,莫名地感受到了一种压抑的气氛,像是传染了一样,她也闷声不响了。

眼见着他们还是不给一点反应,方悠悠也很尴尬,“对了,我是南南舞蹈班里新来的副班,现在还在实习阶段,南南已经认识我了,对吗,南南?”

南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只知道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很严肃,那她也不好意思笑了。

365bet提现是被 不过,南南就是一个小机灵鬼,她走到方老师的面前,小心翼翼地拿过她手里的衬衫,礼貌地说道:“谢谢方老师,衬衫是我放那的,我忘了拿。我爸爸有洁癖,不让外人碰他的衣服,你下次直接告诉我,不要随便拿哦,好吗?”

方悠悠一脸尴尬,本想从南南这里套近乎的,没想到南南直接给她难堪了,“好,我不知道呢。”

“没关系,不知者无罪,还有老师不知道的我也告诉你吧,我爸爸不敢在我妈妈面前跟其他女人说话,他是气管炎。”

顾城骁:“……”

林浅:“……”

北北又补充一句,“妹妹你说错了,爸爸不是气管炎,爸爸是妻管得特别严。”

顾城骁:“……”

林浅:“……”

以及尴尬到不能再尴尬的方悠悠:“……”

衬衫已经南南拿着了,两手空空的方悠悠没有了套近乎的理由,虽然是童言无忌,但南南北北的几句话足以说明顾城骁对妻子的重视程度。

到底是她莽撞了。

方悠悠识趣地点点头,“好的,老师知道了。”

就在这时,旁边忽然有女家长不满地说道:“方老师,你们的服装是可以随意更改的吗?你在孩子和家长面前穿得这么暴露,不得体吧?”

女家长在说话的时候,男家长一个劲地拉她,觉得丢人。

“你别拉我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眼睛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。”

男家长瞬间没了脾气,觉得更丢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