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,巩温书没再站薛景濯身旁了,而是有意无意的走在贺枫身边。

而王湘云见到这一幕,很是识趣的往前走了点路,来到巩薇和袁雅诗身旁,三女你一句我一句的,聊得别提多开心。

巩温书立即就走到了贺枫的身边,对着贺枫道:“贺先生……”

“巩叔,你就称呼我先生什么的了,直接喊我小枫吧,我家长辈都是这么称呼我的。”贺枫笑道。

“行,那我就喊你小枫吧!”

巩温书点头,“你这钓技,是怎么练出来的啊?这没有十年左右的钓龄,很难练出这等钓技呢。”

“巩叔,其实我觉得我的钓技挺一般的,因为以前是生活在海边的,经常跟几个朋友一起出去海钓。这种台钓,我就随便练了练,我真正擅长的是海钓。”贺枫认真的说道。

台钓,一般人都能学会。

可海钓,难度就大得多了。

“台钓随便练的,擅长海钓?”

巩温书听到这话,眼睛则是亮了起来:“等有机会了,我一定要和你去玩玩海钓。”

“成,我随时奉陪。”贺枫笑道。

“咦,这不是余老师、杨老师,还有巩老师吗?你们这是在逛公园呢?”

这是,前面突然传来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。

中年男子穿着灰色的T恤,头发有些发白,看起来颇具威严,但又有一份儒雅之气,一看就是文人,但又像是领导。

此时,这中年男子正与另外一名老者相互坐在一张石桌前,边下棋边饮茶。

“韩校长,您也在呢?我们就随便逛逛。”

余男翠对着中年男子说道,声音很是客气,这可是他们学校的校长,没想到会在公园碰到。

“哈哈,既然巩老师也来了,那就来和和我们下一局。”

韩康走到巩温书身旁,拉着他道:“巩老师,现在有时间吧?”

巩温书最爱好钓鱼和下棋,这会儿自然是巴不得马上坐下来大杀四方,但他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看了余南翠一眼。

似乎是在告诉余南翠,不是我想下棋,而是人家韩校长硬拉着我下的。

“温书啊,既然韩校长想和你下,那你就陪韩校长玩玩吧。”余南翠心里虽然有些不愿,但韩校长都开口了,她就不好拒绝了,不然让人家校长面子往哪儿搁?

一旁的杨蜜桃也是无奈,他看了孤零零走在后面的薛景濯一眼,不由皱了皱眉。

“余老师,你这话说错了,我和巩老师经常下棋,相互间的棋艺,都清楚的很。今天啊,我并不是让巩老师跟我下的,而是跟我这位老大哥下。”

韩康说着,对着巩温书道:“巩老师,你可曾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一件事,我虽然也会象棋,并且是江滨市象棋协会的副会长,但我的象棋技术比起我堂哥来,就如同三岁小孩一样,对吗?”

巩温书点点头,“当然记得!”

这件事以前韩康和他说过,说他堂哥乃是一名旷世象棋高手,寻常人不得一见,只有真正的顶尖象棋高手,才有资格与他一战,就连巩温书也没瞻仰过其风华。

“难道这位老先生就是……”巩温书疑惑的看着韩康对面的老者。

老者看起来七十岁的模样,但身上却没什么老态,显得非常精神,双目当中仿似有着神光,身体也硬朗的很。

365bet提现是被 “呵呵,他叫章科,是我堂哥的几位弟子中的其中一位。章老的棋艺很厉害,今天上午我和他下了五局,每局都输得很惨,你快来跟他下两局试试看,看看能不能帮我扳回一局。”韩康将巩温书推到了凳子上去,同时对着老者章科说道:“章老,巩老弟是我学校的一位老师,棋艺比我还精湛,都能比得上我们江滨市象棋协会的会长了,现在我让他来跟你玩玩,你可得小心着点。”

“行,我会当心的。”章科笑了笑,而后饮了一口茶。

“你们年轻人,也学着点。象棋是我们的国粹文化,你们年轻人得发扬下去。”韩康看着贺枫等人说道。

“景濯,你似乎象棋也挺厉害的吧?快过去看看。”杨蜜桃似乎想起了什么,赶紧拉着薛景濯走到巩温书身后。

“嗯,我会认真看的。”薛景濯点头道,眼里重新泛起了自信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