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谢……谢……”景行两个字就快冒出来的时候,林嫣瞪着一双清丽可人的眸子,狠狠咽了下口水道,“谢三哥。”

这一声“谢三哥”可不是跟着她家什么亲戚叫的,那是跟着锦城人民叫的。

关系好点的,叫谢三哥。

有求于人,就叫谢三爷。

谁都知道,谢家是小北海上的霸王,而谢景行此人,则是横亘锦城十多年的霸王。

具体是怎么传开的,也不知道。

只知道有人说他杀过人,有人说他还从事着一些不法勾当……他本人跟谢家的家底一样,都没那么清白。

林嫣冷傲,但在这个男人面前,也不得不狗腿。

毕竟……

“哦,还记得我。”谢景行轻笑了一声,继而抿了一口红酒,“我当林小姐的爱慕者太多,已经忘了我这个八百年前的相亲对象了呢。”

林嫣嘴角颤了颤,忍不住往床脚缩了缩。

早在大概八年前吧,她和谢景行是相过亲的,也是出于林谢两家携手共同繁荣的考虑,在父亲林朝安的逼迫下,她不得不参与了那次相亲。

只不过那时候的她心有所属、信念坚定,所以才见到谢景行的第一面就撂出了底牌。

——“谢先生,我听说你杀过人、还干过不法勾当,我这个人简简单单的,接受不了一个杀人犯当自己的老公。”

——“嗯。”

365bet提现是被 ——“再者,我听说谢先生在家里排老三,头上还有两个哥哥,将来谢家肯定传不到你手上。我们林家就不一样了,我父亲就一儿一女,我哥哥还是领养的,林家老祖宗定的规矩,传女不传男,整个林家将来都是我的。我能掌控林家,你却不能掌控谢家,女强男弱,我觉得这样的婚姻很难长久。”

——“嗯。”

——“你皮肤偏白,五官又太立体,缺了点国人的味道,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——“嗯,还有么?”

——“你二十六,我二十,整整大了我六岁。人都说大六冲,你这样,能克死我的。就算我运气好,没被你克死,等我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,我就问谢先生一句,你不怕力不从心么?”

——“……”

林嫣回想起当初的场景,都觉得自己勇气可嘉。如果不是相亲之前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,她也不至于冒着被打死的危险说出那些话。

“不敢不敢。”

谢景行逼近,林嫣连忙朝着他摆了摆手,笑得愈发狗腿,“谢三哥英明神武,见一面就足够刻在我脑子里一辈子了,我怎么敢忘呢?”

“是忘不了我杀过人犯过法,忘不了我在家里排老三继承不了谢家,还是忘不了我……比你大?力不从心,嗯?”最后一个问题,谢景行刻意顿了顿,绷紧的俊脸逼近,嘴角似笑非笑,十分玩味。

林嫣真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“八年前,林小姐走得匆忙,谢某没来得及给自己辩解。现在,林小姐要验证一下么?”谢景行说着,放下红酒杯,抬手就要去解腰边系着的浴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