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厅。

雪儿陪陆子昂对了会儿谱子,又怕夜夜无聊,向他介绍各种乐器。

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,而想到三天后夜夜就要离开,她竟然觉得有些不舍。

“夜夜,你渴不渴,阿姨给你倒杯水?”

“嗯,谢谢阿姨!”

夜夜就这样捧着水杯听雪儿说,然后见雪儿之前忙碌流了汗,又抽了桌上的纸巾给雪儿擦脸,“雪儿阿姨你出汗汗了哦,夜夜忙你擦!”

“那就谢谢夜夜了!”

一大一小的互动,这么温馨。

而当肖逸南赶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当然他看到的是雪儿的背影以及夜夜带笑的脸。

可纵然只是一个背影,也让肖逸南如遭雷劈,猛然红了眼。

这个背影,这个背影……

纤细且熟悉。

她没胸没屁股,从背影看臀上都没肉。

可就是这个样子,让他三年来魂牵梦萦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永远盘踞在他的心头。

所以,这就是纪茶芝?她果然还活着?

并且,成了陆子昂的妻子?

可为什么会成了陆子昂的妻子?

之前让保镖调查的时候,怎么没发现?

肖逸南决定匪夷所思,但更多的欣喜早已胀满他的胸腔。

只要她活着就好,活着就好!

“母夜叉!!”

入骨的思念让他的声音都颤抖,并且因为激动而拔高。

突兀的嗓音纵然有着琴音缭绕,也震耳万分。

雪儿只觉耳膜一刺,下一秒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下。

熟悉的不是声音,她早已忘却整个声音。

可她不可能忘记这声“母夜叉”。

这么凶巴巴的外号,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她。

而这个人,是肖逸南!

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!并认出她?!

震惊中,只见夜夜惊喜地放下了替她擦汗的手,然后蹦蹦跳跳地朝前跑去。

“爹地!你怎么来了!“

夜夜开心极了,以为爹地很忙的,但他竟然来看他了。

纯粹的喜悦占据他小小的脑袋,因此也没有发现肖逸南盯视米雪的背影过于火热和奇怪。

而一声爹地,更是让米雪惊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