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濮阳城的南门,大门正上方城墙之上,乃是一个门楼,这门楼大小不亚于一个小型的酒馆,而且显得异常的辉煌。

????此时在这门楼之巅,一黄衣一白衣两个道人,正迎风直直的站在其上。

????“我们这样做,会不会引起‘它’的注意?”那黄衣道人说着,指了指天上。

????白衣道人抬头看了看天,然后摸着自己那白的发亮的胡须说道:“应该无恙,毕竟我们只是稍稍改动?”

????“但是产生的后果恐怕会是巨大的?”黄衣道人喃喃道。

????白衣道人皱眉,对黄衣道人说道:“我想,你应该感应到东北方那庞大的力量了吧。”

????黄衣道人点了点头,有些肃然的说道,“森冷嗜杀,不是我华夏之物,而且恐怕不久便会冲破而来,到时候若是降临人群之中,必然是生灵涂炭。”

365bet提现是被 ????“难道你觉得此人能将其阻挡在外?”说到这里,它突然一愣,然后指着城门外一人说道:“绝无可能的,即便是我们,也不一定能行,而且,你应该知道的,我们被‘它’限制,根本不能出手。”

????“我知道。”白衣道人淡然的道。

????黄衣道人突然震惊的看向白衣道人,“难道你觉得他能够将那位吸引出来。”

????白衣道人点了点头,“如此正好可以验证一下,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,而且即便他没能引出那位,等到那嗜杀之灵登陆中原,那位也必然会出手的。”

????黄衣道人苦笑着看着白衣道人,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。

????只为了这一种可能,就冒着如此大的风险,当真值得吗?或者说,自己等人一直坚持到现在做的事情,真的能够成功吗?

????黄衣道人不清楚,而且他心中清楚,身旁这白衣道人,甚至说那个拿刀的拿枪的心中都不清楚,可以说,他们一直在为了自己心中那虚无缥缈的可能,而在不断的试探‘它’的底线。

????黄衣道人心中惆怅,看着自己亲自挑选的那个人。

????此时南门下人声鼎沸,等待的人群中自然也有不少人无聊的四处张望,他们眼神也曾多次扫过门楼之上,但是却无一人发现二道人的身影,当真是神奇。

????……………

????因为城门官兵搜查很严,因此这南门外聚集了大量的人群,自然也显得异常的混乱,甚至某处还出现了不小的骚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