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重地狱一战后,齐玄青已经油尽灯枯,只剩下最后一丝力量,他现在也是在憋着一个口气。

一定要逃出去,这是他唯一想的事情。

毕竟,只要离开九重地狱,他的仆从就能将他救下。

呼呼呼!

就在他来到第七重地狱的时候,突然间看到前方出现了几道人影,他下意识的将侯鸿轩等人,认为是帮助陆尘阻截自己的敌人。

所以,他毫不犹豫,直接动手,将侯鸿轩的精血吸干,后者瞬间毙命。

扑哧!

他的身体,停在了地面上,喉咙一动,喷出了一口鲜血,脸色更加泛白,不过他的眼中,依旧充斥着最为凶残的神色。

“滚。”

没等李长道等人开口,齐玄青的脚掌猛地一跺,而后咆哮道,他的声音,在虚空中形成了极强的音波,震荡在剑悲等人的脑海中。

嗡!

剑悲双手合十,嘴里诵经,他虽然是虚空门的弟子,主修剑道,但在佛法一道上的造诣,也是十分精深。

疾风大陆很多人都知晓剑悲是一位出色的剑修,但殊不知,在虚空门内部,所有弟子都知道他是剑道佛道双修。

嗡!

他的周身,被经文笼罩,抵挡住了音波攻击。

“如此歹毒手段,简直就是魔头。”

李长道性子急,二话不说直接出手,虽然他平时也看不惯侯鸿轩的所作所为,但毕竟后者是他的师弟,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杀,他必须要做出表态。

咻!

纵横天地的剑光,荡漾开来,不断暴涨,化作万丈剑光,朝着齐玄青俯冲而去。

“找死。”

齐玄青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,不能恋战,必须要速战速决,然后离开这里。

败在陆尘手中,他已经怒火冲天,如今连一个小小的剑修,也敢对自己出手,简直就是找死。

“玷污圣族,你们都要死。”

齐玄青将体内最后的一丝力量施展出来,顿时周围虚空,浮现出了可怕到极致的火焰光芒。

控火之术,催动到了极致。

嗡!

圣族血脉,再度涌现,让的控火之术的威力,再度暴涨。

“小心。”

似乎感受到了控火之术的威力,剑悲大声叫道,而后一步迈出,快若闪电的来到了李长道的身边,与他并肩作战。

“他的火焰很诡异。”剑悲低沉说道。

虽说他不认为,齐玄青现在的状态,能战胜李长道,但也不能大意,毕竟这里是九重地狱,不久之前那等震撼人心的天地异象才刚刚结束。

“一起出手。”

剑悲叫道,虹点头,加入了战圈中。

咻!

三种截然不同的剑光,纵横交错,将齐玄青完全笼罩在其中,后者的控火之术,隐隐被三种剑光压制,无法冲破束缚。

“该死。”

齐玄青暴怒,残破神府中仅存的一点力量,也融入到了火海中,这已经是他所能施展的控火之术最强威力了。

呼呼呼!

火焰席卷天地,齐玄青脸色逐渐凝重起来,他意识到了剑悲等人的强大。

轰!

狂热的火海,席卷天地,瞬间将剑悲三人笼罩。

下一瞬,齐玄青身形一闪,急速爆退。

“轰。”

爆炸之上,不绝于耳,第七重地狱,剧烈震荡,狂暴的火海,被天穹中坠落的雨滴熄灭,剑悲三人抗住了控火之术的攻击。

他们朝着远方眺望,剑悲说道:“追。”

杀了人还想走,哪有那么好的事情?

三人疾行,眨眼工夫就追上了齐玄青,“你逃不掉。”

剑悲屈指一弹,一道粗壮剑光,朝着齐玄青的后背,爆射而去,与此同时虹一秒万剑,将左方的逃跑路线封锁,李长道心有灵犀,长剑纵横,封锁了齐玄青右方的逃跑路线。

咚!

在逃逸的过程中,齐玄青尝试冲出重围,但他失败了。

他的生机已经越来越弱,已经无法支撑他继续逃窜了。

“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?”

齐玄青的眼中,充满了不甘,他苦修二十载,出山后,年轻一辈中,未尝败绩。

本以为,他能以耀眼的姿态,横扫疾风大陆年轻一辈,从而登顶。

他也一直认为,自己才是传说中的绝世妖孽,而且还身怀圣族血脉,总有一天,能将圣族荣光焕发,带领圣族,走向巅峰。

然而。

在这天仙岛的九重地狱,他就连连碰壁。

“该死,若不是之前战斗,燃烧神府,你们这些蝼蚁,岂敢在我齐玄青面前动手?”

齐玄青怒意冲天,但奈何后方的追杀很凶猛。

无奈之下,他重新回到了第八重地狱,但是剑悲等人也是紧随而至,一直将他逼到了第九重地狱中。

齐玄青身上沾满鲜血,无比虚弱,脑袋昏昏沉沉,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沉睡。

突然间,他看到了前方有一处黑暗深渊。

“不管了。”

眼看着剑悲等人即将迫近,齐玄青二话不说,纵身一跃,坠入了黑暗深渊中。

哗啦!

黑云遮挡黑暗深渊,齐玄青的身体,消失在黑暗中。

嗡!

深渊上空,荡漾着一层肉眼看不到的阴森力量,挡住了剑悲等人。

他们驻足,没有靠近黑暗深渊,只是在眺望。

“我感觉到了危险。”剑悲沉吟。

虹与李长道也是连连点头,“小心一点,不久前的天地异象,定是一位恐怖强者引起的,极有可能与这黑暗深渊有关。”

“快看。”

就在这时,李长道惊呼。

剑悲与虹顺着他的声音看去,赫然发现,原本伫立在第九重地狱中央位置的一座古老洞府,居然化作了废墟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剑悲很诧异,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“不好,快退。”

他感觉到危险在降临,不敢在此多做停留,直接带着李长道跟虹,快速的退出了第九重地狱。

直到他们重新回到了第七重地狱,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好可怕。”李长道后背都湿了,虹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剑悲双手合十,不断摇头,九重地狱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危险很多。

“后三重地狱有变,我们退出吧。”剑悲说道。

他的这句话,也宣告着,此次九重地狱之行,基本上到了尾声。